海印股份身陷“非洲猪瘟疫苗”的罗生门

2019-06-22 16:11:39 阅读 51 views 次

  

新浪财经讯 自舆论发酵以来,海印股份身陷“非洲猪瘟疫苗”的罗生门。在被农业农村部发声“打脸”,然后“甩锅”笔误后,6月21日深夜海印股份发布公告,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10连问。然而海印股份的复函非但没能说服投资者,反而引发了更高涨的质疑和讨论。热议的关注点之一在于“今珠多糖注射液”92%有效率的数据来源。海印股份表示,“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专利正在申请,该专利尚未正式取得。而92%有效率的数据来源是基于西班牙兽医健康监测中心一研究员的报告,参照其利用13头野猪做的首种口服疫苗具有92%有效性的新闻,结合目前复养试验的实际结果。对此,有兽药行业的人士在接受新浪财经采访时表示,参考国外实验数据和新闻的做法并不科学,这是因为国外实验与今珠公司复养试验中的猪品种不一样,以“生猪”代替“野猪”,易感者不一样,所以抗毒能力也不同。非洲猪瘟“疫苗门”的开端要追溯到6月11日海印股份的一则公告。海印股份称拟与许启太、海南今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今珠公司”)签署《合作合同》,投资天然药物领域,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涉及金额约为人民币9亿元。协议签订后,公司拟根据合同约定为许启太及其研究团队提供1亿元作为履约保证金,并在2020年6月30日前有权通过现金支付及非公开发行股份等方式收购今珠公司30%股权。在短短几天内,非洲猪瘟“疫苗门”在资本市场掀起轩然大波。随后,海印股份不仅遭农业农业农村部发声“打脸”,农业农村部称“尚未受理过任何针对非洲猪瘟病毒的预防治疗药物或疫苗”。此外,公司还收到深交所关注函,针对“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专利情况、今珠公司的经营情况、许启太的从业经历和研发资质、公司实控人减持情况等问题展开10连问。对此,新浪财经围绕海印股份的复函,梳理了五大看点。“今珠多糖注射液”是否取得专利?根据公司此前公告,许启太及其团队成功研制了“今珠多糖注射液”并拥有专利权(含专利申请权),可以实现对“非洲猪瘟”不低于92%有效率的预防,许启太系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专利权人之一。公司拟与许启太团队合作,支持“非洲猪瘟”的防治工作,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然而,新浪财经6月12日曾报道,“今珠多糖注射液”专利尚未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登记在案,未有官网公示相关信息或证明已取得相关部门批准。而根据农村农业部的通知文件,开展非洲猪瘟病毒实验活动应当获得相应行政许可,相关实验活动应当实行全程监管,实验室要全面开展生物安全检查。6月13日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里也针对“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专利申请情况、研发情况、医学定义等问题要求海印股份说明相关情况。实际上,在正式复函深交所之前,海印股份6月17日发布公告重新“定性”了“今珠多糖注射液”系以南药为原料制备的兽用制剂,并非疫苗。公司公告称“疫苗”一词从未在《合作合同》中出现,6月11日发布的关于签署《合作合同》的公告中将“为非洲猪瘟防治注射液的投产做准备”表述为“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系工作人员的疏忽造成的错误表述。在此前提下,海印股份回复深交所时称,“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专利正在申请,该专利尚未正式取得。公司在与今珠公司和许启太合作前已知悉许启太及其团队研制的“今珠多糖注射液”正在修改专利申请书。依据《专利法》,发明专利申请的审批程序包括受理、初审、公布、实审以及授权五个阶段,专利申请人在收到《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只意味着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自动受理,未来还需经过一系列审查流程后,才能决定是否予以核准。因此,海印股份在复函中也提到,发明专利申请的审批通过时间一般约为3年左右,能否取得审批及审批时间存在不确定性。  92%预防有效率有何数据来源?非洲猪瘟“疫苗门”引起资本市场热议的另一个关注点,则是“不低于92%有效率的预防”的说法。在关注函中,深交所也进一步追问了有效率数据的具体来源,以及公司是否有官方证明或其他支持文件。海印股份回复深交所称,92%有效率的来源是参照西班牙兽医健康监测中心研究员何塞-安赫尔-巴拉索纳博士报告的利用13头野猪做的首种口服疫苗具有92%有效性的新闻,结合目前复养试验的实际结果。复养是养殖业术语,指利用买进的种苗繁殖饲养。那么,何为复养试验?海印股份解释,复养试验是在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后,在经消毒处理后的规定时间内,对健康生猪进行复养。如果经注射“今珠多糖注射液”的健康生猪在被感染非洲猪瘟病毒的养猪场中能存活,则说明药物有效。不过,有兽药行业的人士在接受新浪财经采访时表示,参考国外实验数据及新闻的做法并不科学。该人士介绍称,传染病的三大要素包括传染源、传染途径与易感者。但国外实验与今珠公司复养试验中的猪品种不一样,以“生猪”代替“野猪”也就是说易感者不一样,所以抗毒能力也不同。根据《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条例》的规定,“重大动物疫情由国务院兽医主管部门按照国家规定的程序,及时准确公布;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公布重大动物疫情”。基于此,海印股份表示,公司无法直接获取相关数据,但公司《合作合同》中的相关数据是根据复养试验结果而进行的约定。目前仅有阶段性结果,复养试验正在进一步进行,经官方审查后的结果将于2019年6月29日至2019年7月5日之间公布。事实上,92%的有效率是海印股份与许启太及今珠公司合作的关键点之一。根据公告资料,海印股份提到,若最终官方核准数据低于92%的预防有效率,公司可以选择终止交易,存在较大的终止交易风险;或存在公司已支付的2000万元履约保证金无法回收的风险。海印股份复函称,目前的复养试验是在相关有权管理部门的监督指导下开展的。待复养试验结果经主管部门核查后,将按照相关规定申请兽药注册及兽药生产许可证。今珠公司为何估值30亿?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还要求海印股份说明对今珠公司的尽职调查情况、许启太却未持有今珠公司股权的合理性、许启太的从业经历与研发资历等相关问题。今珠公司成立于2019年5月24日,也就是说,今珠公司至今成立时间不足一月,疑似为了合作而“突击成立”。此外,今珠公司的注册地址设在海南某一酒店内,具体为“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南海大道9号明光胜意大酒店3122室”,与大部分正常经营的公司极为不同。而且许启太并不在今珠公司的股东名单之中。根据海印股份的公告资料,今珠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许可,其持有公司50%的股权,另一股东陈玉鸾则持有该公司50%的股权。在复函公告中,海印股份并未针对今珠公司的成立时间和注册地址进行正面回应,只是表示公司已通过收集资料、与相关人员访谈等方式,对今珠公司进行了尽职调查。至于许启太并不在股东之列的问题,海印股份称,今珠公司的100%股权为许启太及研发团队所实际持有。“因为非洲猪瘟病毒疫情防治需要紧迫,研发任务重,所以整个科研团队成员包括许教授,一直在科研一线,故安排相关人员代理代持股权办理了今珠公司的登记设立公司,以便利后续的产业化工作。”此外,今珠公司成立时间较短,资产规模较小,且尚未取得相关生产销售许可,然而公司估值却高达30亿元人民币。针对相关问题,深交所在关注函中也进行了询问,要求海印股份说明确定今珠公司估值的主要依据和具体估值过程。对此,海印股份复函表示,由于今珠公司所处的行业缺乏同类型的可参考的上市公司且无可比交易,结合今珠公司目前的经营情况及未来发展的预期,以及行业特点和业务支持等因素,通过与合作各方的充分协商,确定今珠公司的估值按2019年预测净利润15倍PE进行收购。根据6月11日发布的公告资料,海印股份预测今珠公司2019至2021年营业收入对应为5亿、50亿、100亿,净利润分别为2亿、10亿、20亿。公司是否存在炒作股价的动机?4月28日,海印股份公告,出于个人资金管理需求,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持股5.04%的邵建聪计划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2%的股权。而本次减持不设置价格区间,会根据减持时的市场价格及交易方式确定。受到主动释放“利好”消息的刺激,海印股份6月13日交易额大幅放量,5.08亿元的日交易额创下了2015年6月牛市行情后的新高,换手率由平日的0.5%左右暴涨至7.87%,长期低迷的公司股价也创下一年来的新高3.34元/股。海印股份这桩合作没有受到市场的肯定,反而迅速遭到投资者质疑的原因也正在于此。有市场观点认为,海印股份疑似放出“蹭热点”的消息,背后或为了实控人的减持计划拉升股价。6月13日,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要求海印股份充分说明公司跨主业开展本次合作业务的主要考虑与必要性,是否存在蹭热点或炒作股价的动机。对此,海印股份复函表示,本次签署合作合同与邵建聪的减持计划不存在关联关系,公司不存在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公司在6月16日收到邵建聪签署的《关于不减持海印股份的承诺函》。自公司减持预披露公告披露至今,邵建聪未减持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同时邵建聪承诺:未来三个月内不减持或转让公司股份”,海印股份称。针对舆论关于公司可能存在虚假陈述或误导性陈述的质疑,海印股份复函表示,除因工作疏忽而出现关于“疫苗”的错误表述外,其他事项的相关表述真实、准确。公司提到,“今珠多糖注射液”的相关试验数据因受《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条例》信息披露的约束,公司在合同里的相关数据是根据复养试验结果而进行的约定,不存在虚假陈述或误导性陈述。合作的筹划过程是否存疑?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海印股份更清楚地梳理了许启太的个人背景,以及公司与许启太和今珠公司筹划合作的整个过程脉络。根据公告资料,许启太大学毕业后在河南大学从事药学教学、科研工作,1996年获教授职称,曾任河南大学药物研究所所长、河南大学药学院院长、中国药典委员会(中药)特聘专家,现任国家槟榔加工技术研发中心首席科学家、海南省委联系服务重点专家、海南绿槟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法人,主营为槟榔深加工业务。海印股份提到,许启太团队从2008年开始研究海南热带药物,具有11年的技术积淀,取得了丰硕成果,并完成了南药深加工产业化。在此研究基础上,从2019年4月组建非洲猪瘟感染防控研究团队,首先完成了对海南热带天然植物遴选,进一步筛选提取、分离出有效部位,进而制备出今珠多糖注射液。2019年5月30日,在知悉项目信息后,海印股份董事长亲自前往海南项目现场进行考察,其后通过与合作方的交流,对合作进行了意向性商洽。5月31日,公司律师参与合同的起草、审查和签订。2019年6月初,公司董事长进一步委派代表针对相关事项进行核查,并进行了进一步合作商洽。2019年6月8日,公司发出第九届第十五次临时董事会会议通知。独立董事知悉合作事项并在收到相关会议材料后,与公司进行了沟通。2019年6月11日,公司召开第九届第十五次临时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签署<合作合同>的议案》并进行对外披露。值得注意的是,海印股份在复函时表示,目前暂无关于今珠公司的审计及评估报告。公司在《关于签署<合作合同>的补充更正公告 》中也提到,在签署合同前公司已对合作方所提供的材料及复印件进行核查,但未就相关复印件的真实性进行核查,存在不确定性风险。如此看来,从项目接洽、合同起草签订、公司资料审核、董事会审议通过议案并对外进行公告披露,整个过程持续时间仅为半个月左右。合作项目上马如此仓促,当中的严谨性、标的公司资料的真实性等问题仍然颇值得推敲。(新浪财经 徐默 发自深圳)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海印股份身陷“非洲猪瘟疫苗”的罗生门 | 社会